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服飾

服飾

概述

阿美族屬於母系社會,在其傳統社會中,婚後丈夫居住於妻子家中,家庭成員以女性尊長為家長,女孩子擁有繼承家產的優先權,而家庭對外事務則由家長之兄弟或舅父代為處理。在部落方面,則是以男子年齡階級組織與男子會所為中心,負有防禦外侮保護部落安全的責任。這樣的社會特質,便表現在服飾穿著的特徵上,每一年齡階級都有不同的服飾表現,往往代表著穿著者的身份與責任。

風格、材質與製作

除了年齡階級會產生不同服飾風格展現外,同時,不同區域的阿美族在服飾上也有所差異,分類看法各有歧異,阿美族的服飾大致上分為北、中、南三大系統,分法是以色彩做為區別,分為北部阿美(花蓮地區)、南部阿美(臺東地區),北部阿美以紅、黑、白三色為主,而南部阿美則已融合了卑南族衣服的形制,並披上綴有各色穗子霞披,是以黑、紫紅、黃、綠、紅及橘等色彩為主(阿美族的音樂與藝術)

霞披是南部阿美的服裝特點,裝飾有各式色彩的穗子

霞披是南部阿美的服裝特點,裝飾有各式色彩的穗子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而根據黃貴潮(1998)對祭典服飾的觀察,將阿美族的服飾特色分為四種類型(黃貴潮、許功明,1998)

  1. 北部型:如北部阿美(南勢阿美),由於受到鄰近太魯閣群與平埔族加里宛人(居住於奇萊平原的平埔族人,位置即今花蓮平原)的影響,喜愛紅、綠色的風格。
  2. 西部型:如中部阿美(秀姑巒阿美),服飾受到鄰近布農族的影響。
  3. 海岸型:如花蓮長濱、豐濱一帶屬港口系統的阿美族(海岸阿美),以白、紫色為主,而較南的屬宜灣系統,以黑、藍色為主,似受到平埔族與客家人的影響。
  4. 南部型:或稱馬蘭系統(馬蘭阿美),受到鄰近客家人、卑南族與排灣族的影響。

黃貴潮先生的分類方式是阿美族服飾區分最細緻的分法。

總體而言,阿美族的分佈區域性服飾是很廣,因此每一區的阿美族皆有其特色,除了達到蔽體禦寒的實用功效外,並具有區辨性別、年齡、區域與界定群體範圍、達成認同的重要功能。

(一)材質來源

在材質方面,大約在兩百年前,阿美族人運用樹皮布製成各式服飾,如帽子、頭巾、丁字帶或裙子等等。樹皮布的原料是以構樹為主,利用石頭與木頭作為打製的工具。並使用麻線進行編織製衣,在與外來文化進行交易之後,取得棉布,製衣布料來源再度轉變。

(二)服飾製作
(1)樹皮衣

阿美族人在砍伐樹木用以製作樹皮衣之前,頭目通常會代表族人舉起酒杯來敬拜天、地、祖靈與這個地區的神明之後才進行砍樹,阿美族人說當樹木快倒的「嗚、嗚」的聲音是樹靈的哭泣聲,因此在取用大自然材料時都要心存感激。樹皮衣製作過程包括取皮、打製、洗布與曬乾等步驟,通常由男子合作所完成。

樹皮衣的製作完成通常需要經過取皮、打製、洗布與曬乾等步驟

樹皮衣的製作完成通常需要經過取皮、打製、洗布與曬乾等步驟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典藏於凱達格蘭文化館的樹皮衣,包含了帽、上衣、長褲

典藏於凱達格蘭文化館的樹皮衣,包含了帽、上衣、長褲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早期樹皮衣是阿美族生活技藝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常常是舉行祈雨祭時祭師或者獵人上山打獵時所穿戴用的服裝。目前至少還有馬太鞍阿美以及都蘭阿美的族人長輩,仍知道如何製作阿美族的樹皮衣。但是兩地的製作材料與用途卻有些不太一樣,馬太鞍的樹皮衣以構樹為主,取其樹幹的樹皮作為原料(是與東南亞樹皮衣所選用的製作原料相同),且主要用途是給舉行祈雨祭時祭師穿著的服裝;在都蘭的阿美族人,則是從2002年開始,由部落頭目沈太木決定重現樹皮衣傳統,在包含前後任頭目的幾位老人家的記憶中,重新開始摸索製作樹皮衣的方法,並透過逐一訪問部落耆老記憶中有樹皮衣的製作技術,花了數年的時間不斷地摸索,也敲壞了許多的樹皮,最後終於成功製作出樹皮布。都蘭部落的樹皮布的材料來自於雀榕,並非如同馬太鞍阿美族人使用相同的構樹,且樹皮衣較為厚重。據已經過世且相當令都蘭阿美族人敬重的老頭目Konuei所述,都蘭部落的樹皮衣早期是作為獵裝使用,除了樹皮衣可以遮掩人類的味道之外,另一方面則是樹皮衣可以當作行進山路間的防護衣物使用,防止諸如咬人貓以及芒草割傷身體。然而,因樹皮容易破損腐爛,後來就被麻線所取代,並發展出紡織技術(臺灣原住民族數位博物館)

構樹,是馬太鞍的阿美族人常使用做為製作樹皮衣的材料

構樹,是馬太鞍的阿美族人常使用做為製作樹皮衣的材料

雀榕,屬於都蘭部落製作樹皮衣主要使用材料

雀榕,屬於都蘭部落製作樹皮衣主要使用材料

捶打構樹的過程

捶打構樹的過程

圖片來源:小地方news臺灣社區新聞網
(2)紡織

紡織主要是屬於阿美族婦女的工作,通常使用水平背帶織布機作為織布的工具。不過因為阿美族人與漢人接觸時間較早,可以透過交易方式獲得棉布用以製作衣服,導致於阿美族婦女紡織文化逐漸消失。而根據日人所編《蕃族調查報告書-阿美族南勢蕃》中的記載可以得知,在當時的阿美族聚落中,已經只有剩下少數幾個人懂得織布的技術。

本圖展示的阿美族女子服飾包含花帽、霞披、情人袋、腰裙、腰帶等,屬於南部阿美的服裝特色,已非利用傳統紡織布匹所製作

本圖展示的阿美族女子服飾包含花帽、霞披、情人袋、腰裙、腰帶等,屬於南部阿美的服裝特色,已非利用傳統紡織布匹所製作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阿美族男子的服裝大致上包括頭飾、上衣、後敞褲、短裙、情人袋、腰帶,上衣形制已經漢化

阿美族男子的服裝大致上包括頭飾、上衣、後敞褲、短裙、情人袋、腰帶,上衣形制已經漢化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服裝分類

阿美族人的服飾大體可分為常服與禮服兩種。「常服」也就是為日常生活時所穿著的服裝,而「禮服」包括盛裝和祭服這兩種,都是在舉行祭儀活動時所需要穿著的服飾。據日人所編《蕃族調查報告書-阿美族馬蘭社》曾提及早期幼童不分男是不穿著服裝的,約五、六歲時,小女孩便會穿上腰裙。進入少年期的男孩子才會在下半身穿著短裙,並且在腰部這裡纏繞上腰帶;而男子成長到了成年期,也晉升進入青年組之後,該名男子即可以穿著全套的服裝,包括對襟無領無袖長上衣。

阿美族少年穿著傳統服飾,表演三角網捕魚

阿美族少年穿著傳統服飾,表演三角網捕魚

港口部落婦女穿著傳統服飾年祭表演舞蹈

港口部落婦女穿著傳統服飾年祭表演舞蹈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一)男子服飾

常服的樣式通常較為簡單,在傳統上,男性會在上半身穿著麻製上衣或者是皮衣,而下半身僅圍一條遮陰布,夏天天氣較熱則赤裸上身並不著衣。到了冬季天氣寒冷的時候,由於阿美族男子上身所穿著的對襟無領長袖長上衣較缺乏保暖的作用,因此常見阿美族男子會在外面加穿套袖或者是披掛上一件胸披,以作為抵禦寒冷之用。穿著胸披時,會以胸披將整個人的上半身都覆蓋起來,而其兩手臂亦藏於披肩內用以取暖。根據李亦園等在馬太鞍的所進行的研究(李亦園,1962),這種胸披在當地的阿美族人雖然有在使用,但是並不知道如何織成,多半跟泰雅族所購買。

阿美族男子穿著的無袖上衣,屬於傳統方衣形制

阿美族男子穿著的無袖上衣,屬於傳統方衣形制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傳統上男性會在上半身穿著麻製上衣,較缺乏保暖的上衣

傳統上男性會在上半身穿著麻製上衣,較缺乏保暖的上衣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禮服較為盛重,是為祭典儀式時所穿著的服飾,其種類包括有巫師禮服、婚慶禮服以及豐年祭時所穿著的盛裝。通常男子頭上會戴有頭冠或羽冠的裝飾,上半身穿著對襟圓領長袖短上衣或長衣,下半身則穿著後敞褲,而有些部落的男子還會另外加穿一件流蘇裙或是獵首袋。頭目和長老穿著紅色長袍,搭配項鍊、佩帶等飾物。

頭目和長老穿著用的紅色長袍

頭目和長老穿著用的紅色長袍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阿美族男子下半身常穿後敞褲,於山林間行走保護腿部

阿美族男子下半身常穿後敞褲,於山林間行走保護腿部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流蘇裙是部分阿美族部落在盛裝時所搭配的服裝

流蘇裙是部分阿美族部落在盛裝時所搭配的服裝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在南部群的馬蘭阿美與中部群的海岸阿美的社會當中,屬於青年組以上的成年男子,在豐年祭等重要的祭儀場合中,會在下半身圍上一條單片式的短裙。短裙穿戴時,通常下襬繡有紋飾的部份會垂繫在腰的右後方,成為右上左下的一個傾斜方式,如此一來,男子便可露出右大腿後面結實的肌肉,讓適婚女子作為擇偶的參考條件。

男子短裙穿戴時,通常下襬繡有紋飾的部份會垂繫在腰的右後方,成為右上左下的一個傾斜方式

男子短裙穿戴時,通常下襬繡有紋飾的部份會垂繫在腰的右後方,成為右上左下的一個傾斜方式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此外,北部阿美族男子祭典所穿著的盛服,會再披上一種似是學習模仿或交易自鄰近太魯閣族或泰雅族木瓜群(即為德克達雅群的分支)的「紅色流蘇方巾(亦稱胸披)」。綁腿褲僅有褲子的前半部,多以紅布為底,是半片式的寬肥褲管,褲的邊緣鑲以彩色波浪紋,縫上細繩綁於腰上。

(二)女子服飾

阿美族女子上半身通常穿著對襟圓領長袖短上衣,下半身則圍上一或二條的圍裙,小腿部分常見綁繫一對護腳布,在早期氣候較炎熱如夏天的時候,通常會赤裸上身,而僅在下半身穿著圍裙。參加祭儀時,女子會著盛裝並且頭戴珠冠(或羽冠),上身穿著對襟圓領長袖短上衣,女子上衣又可分為長袖、短袖,現今材料部份大部分都採用太子龍、細棉等。衣服的顏色可分為紅色、黑色,紅色主要是年輕女子穿著,黑色則表示為年紀較長的婦女所穿,下身圍一或二件圍裙,女裙的樣式,可分為單裙與兩片裙。以黑布為主,四周緄白布,縫上彩色細條並於裙擺繡花。小腿部分綁繫一對護腳布,護腳布(或稱綁腿)常見是黑布縫上長條之白色雙層布;並在黑布上方各釘上一條細毛線,在穿戴時以白布條順著小腿纏繞而上,至膝蓋處繫附帶細繩上繫牢,避免在跳舞時脫落。女子並會穿著胸掛,胸掛是用彩色波浪紋及鎳片裝飾,因上衣部份均短小,因此用胸掛避免胸部裸露。並在腰上繫上腰帶,腰帶是用彩色毛線編成麻花狀,各兩條,在盛裝時繫於腰部與腹部,上下各一條並繫成蝴蝶結。

參加祭儀時,女子會著盛裝並且頭戴珠冠(或羽冠)

參加祭儀時,女子會著盛裝並且頭戴珠冠(或羽冠)

女子的長袖短上衣為漢化形制,常見使用棉布進行製作

女子的長袖短上衣為漢化形制,常見使用棉布進行製作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女子外裙,以黑布為主,縫上彩色細條並繡花紋

女子外裙,以黑布為主,縫上彩色細條並繡花紋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太巴塱部落女子穿著的裙子樣式

太巴塱部落女子穿著的裙子樣式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女子配戴的腰帶

女子配戴的腰帶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綁腿常見是黑布縫上長條之白色雙層布;並在黑布上方各釘上一條細毛線

綁腿常見是黑布縫上長條之白色雙層布;並在黑布上方各釘上一條細毛線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三)配飾

阿美族人服飾特色穿戴帽飾、霞披之外,還會配戴諸多配件,例如頭巾、腰帶、檳榔袋與其他各種飾品。飾品的種類大致可分為七大類:頭飾、項飾、耳飾、胸飾、腕飾、腰飾與腿飾。飾品的材質可能取自自然,如貝板、獸牙、獸毛、竹子等,或與外界交易而來,如瑪瑙、銀製品、玻璃珠、銅鈴等,大型銅鈴綁於腿上,在跳舞時可發出大聲鈴響。阿美族人特別喜歡以貝板製成項飾與頭飾,因為貝板具有潔白的顏色與永不變色的優點,故在阿美族的社會中相當風行。男女都會配戴用繩子串成的珠鍊,頭目和長老頭飾較豪華,多採用羽毛或動物牙齒做裝飾,以彰顯其功績。腕飾與臂環則為男子配戴的飾品,手鐲通常為女子使用,材質包括銅、銀、鐵、塑膠與玻璃等。

阿美族人所配戴的項飾

阿美族人所配戴的項飾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頭目盛裝所配戴之羽冠

頭目盛裝所配戴之羽冠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太巴塱部落長老所配戴的羽冠帽飾

太巴塱部落長老所配戴的羽冠帽飾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此外,阿美族的飾品通常具有巫術的性質,其中以古老的青銅撞鈴、青銅圓鈴與深紅色玻璃珠三者最為著名,相傳這是上天賜予巫師的,做為施做巫術時必備的工具(李亦園,1962)。以上這些飾品,除了某些珠子無法判定其來源地外,其餘皆可大致推測是在不同的時期與不同族群接觸後所交易進來的。

纏頭巾是一般人平常時所使用,頭目、祭司、勇士才會配戴羽冠、頭飾

纏頭巾是一般人平常時所使用,頭目、祭司、勇士才會配戴羽冠、頭飾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頸飾,男子盛裝時所佩帶頸部飾物,亦可以綁於額頭

頸飾,男子盛裝時所佩帶頸部飾物,亦可以綁於額頭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在從前,男女皆配戴耳飾。小孩在三、四歲時即由父母親利用削尖的細竹穿耳洞,以利戴上耳飾。傳統的觀念中認為,男子的耳洞愈大愈好,因而在耳垂處鑽有一個大洞,另外還會在耳殼上方的軟骨處刺穿一洞,盛裝時將兩個耳洞皆掛上耳飾。但是,只有男子配戴大型的耳飾,女子的耳洞則較小,現在也只有女子才配掛耳飾。耳飾的材質包含許多種類,如貝、骨、竹、木、黃銅等等。

太巴塱部落男子配戴的腳鈴

太巴塱部落男子配戴的腳鈴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太巴塱部落女子配戴的腳鈴

太巴塱部落女子配戴的腳鈴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1)帽飾

在具有年齡階級和頭目制度的阿美族社會中,帽子是一項重要的飾物,為社會地位區別的標誌。他們用各種不同樣式的飾物,把帽子裝飾的相當華麗,以表示特殊階級地位,帽子裝飾得越華麗者表示其階級地位越特殊,並嚴禁階級較低者仿做或使用,帽子因而具有表現階級的重要意義,各階級均一律戴著冠帽,也能當作為男子的權威與其護衛家庭的象徵。阿美族各區域的男帽形式、功用與意義都有所不同,以宜灣的例子而言,稱此類羽毛帽為「opih」,為青年幹部(約32至34歲)所穿戴,表示其領導有方、動作敏捷且智慧出眾。冠帽還有分頭目冠帽,以及舞冠(多採用羽毛製成,羽毛是直立豎插,用毛線束、布料固定。)。

阿美族盛裝所配戴的羽冠

阿美族盛裝所配戴的羽冠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阿美族奇美部落勇士所佩帶的羽冠

阿美族奇美部落勇士所佩帶的羽冠

圖片來源:和平國小黃勤聰校長拍攝

現代阿美族女子的帽飾可分為大花帽、小花帽,大花帽通常一般婦女在盛裝時使用,主要以各種別針的樣式、塑膠細管、珠穗為材料。小花帽則是較年輕的女子所穿戴,以亮片、珠子、白色羽毛為材料。

大花帽是利用各種別針的樣式、塑膠細管、珠穗為材料

大花帽是利用各種別針的樣式、塑膠細管、珠穗為材料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太巴塱部落女子頭飾

太巴塱部落女子頭飾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2)霞披

於李莎莉1998年出版的著作中所述及,二十幾年前,臺東地區阿美族人於七月豐年祭時少有人穿舞衣跳舞,後來瑞士籍魏克蘭修女為族人們設計式樣,並教導部落婦女裁製成今天所看到的光鮮耀眼、五彩繽紛的舞衣。霞披即是其中的一件創作品。霞披男女皆可佩戴,型制上為仿漢人服飾的造型,分為雲肩與劍帶兩部份,利用塑膠珠子、亮片、絨球等亮麗的飾品縫綴在布面上,雲肩下緣縫綴珠網,並綴有各色流蘇,前後皆縫有劍帶,做為裝飾。穿戴時由後向前,將雲肩部份披於肩上,再以綁帶繫綁,劍帶垂綴於身體前後。

穿著傳統服飾的阿美族婦女,頭戴大花帽、身披霞披,霞披用塑膠珠子、亮片、絨球等亮麗的飾品縫綴在布面上,雲肩下緣縫綴珠網及各色流蘇,前後皆縫有劍帶裝飾

穿著傳統服飾的阿美族婦女,頭戴大花帽、身披霞披,霞披用塑膠珠子、亮片、絨球等亮麗的飾品縫綴在布面上,雲肩下緣縫綴珠網及各色流蘇,前後皆縫有劍帶裝飾

(3)檳榔袋

檳榔袋有許多不同的中文稱法,如攜物袋、情人袋、佩袋等。在阿美族的社會中,檳榔袋是日常生活中相當實用的物品,由女子製作,原為母親送給子女或女子送給情人的定情物,內部可以放置煙斗、菸草、檳榔、石灰等小件物品。在不同的區域有不同的造型,根據許功明的研究(1998),將檳榔袋的造型分為兩種:北部(南勢)阿美、中部群的秀姑巒阿美與靠北方的海岸阿美以方形為主;南部群的馬蘭阿美及靠南方的海岸阿美以船形為主,而介於其間的花蓮長濱、豐濱地區則呈現兩種混用的情況。根據黃貴潮的口述資料,在個人擁有物中,以檳榔袋的靈力最強,死亡時一定要以此陪葬。若此人壽終正寢又擁有數個檳榔袋時,較新的可由生者繼續使用,但舊的一定要陪葬。現在檳榔袋演變成參加豐年祭或重要活動時,必須佩戴的配件,並且成為阿美族集體認同的重要標誌,同樣的檳榔袋依年齡而使用不同的佩袋。一般言之,棕色麻布佩袋為老年男子所用,青年男子則配戴有施以精緻十字繡花紋者,老人所用之佩袋雖亦有十字繡花紋但其多以絨線編成。

佩戴檳榔袋是一門大學問!參加喜慶時,要由右肩到左腰,斜背在身上;參加喪事時則相反,要由左肩到右腰來佩戴。另外,未婚男女約會或參加舞會的時候 ,要直直的挂在右肩,不可以斜背。但是,如果想暗示別人自己已經有對象了,就要把背帶綁短,直直的挂在左肩。

檳榔袋又稱情人袋,可裝檳榔、菸葉、菸具、小刀等物品

檳榔袋又稱情人袋,可裝檳榔、菸葉、菸具、小刀等物品

圖片來源:花蓮縣新城鄉原住民文物館提供拍攝
情人袋主要以方形、船形兩種造型為呈現方式

情人袋主要以方形、船形兩種造型為呈現方式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43838
  • 資料更新: 2009-9-30 16:58
  • 資料檢視: 2009-9-30 16:58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